為什麼要學習嘸蝦米?




劉重次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聰明的人在找方法,愚笨的人只會找藉口,大聰明與小聰明的分野也在於此。中文輸入法是你一生都要用到的工具,攸關你一生的事,千萬馬虎不得!什麼才是最好的中文輸入法?沒有一家廠商不為自己的產品而老王賣瓜,都會誇稱自己的方法最好。賣瓜總會說自己的瓜最甜,這無可厚非,但你一定得先要有自己正確的主張,否則將後悔莫及。

  怎樣的輸入法是最好的呢?一種好的中文輸入法必須具備有那些要件?別的先不談,開宗明義,一種好的中文輸入法必須兼具有「易學」又「好用」的特性!這是最起碼的條件!並且這兩個條件是同等的重要。

易學又好用

  中文輸入法不僅要「簡單易學」也要「好用」,兩者皆不可偏廢,缺一不可。光談「簡單易學」而不談「好用」,或只談「好用」而不談「易學」都是不及格。不簡單易學的輸入法無法「普及化」,不能普及化的輸入法最終會被淘汰。要達成「簡單易學」不能用背誦「口訣」的方式,要知道有背必有忘!忘了再背,背了又忘!輸入法學會之後,就要永遠不會忘記。

  什麼是「好用」的輸入法呢?所謂「好用」就是要輸入得既快又準!不僅要能夠讓專業人員做到極快速又正確的輸入,且要讓人人都能夠做快速且正確的輸入,才算是真正「好用」的中文輸入法。輸入法要達成輸入快,碼數一定要短,且要能夠「盲打」(眼睛可不必看螢幕,照打照對,稱之為盲打),愈是常用到的字,碼數越短越好;要達成「盲打」,選字率一定要低,越低越好。一種好的中文輸入法既要簡單易學,又要選字率低,還要碼短。上述這些條件,彼此之間相互牽制,才是造成今天「中文輸入法」是發展中文電腦最大瓶頸的主因。一種好的輸入法就是要讓人人都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達成「盲打」且又「正確」輸入中文的目的,輸入內容應包括名單、詩詞、經書、古籍等等(有人以輸入名單地址或輸入圖書館的書目資料為業)。簡單地說,一種好的中文輸入法不僅要讓一般人感到滿意,同時也要讓所有的專業人員都感到滿意。

  無論行政上或生產線上都須講求「效率」,什麼是「效率」?講求「效率」的第一要務就是先做好規劃的工作,規劃工作做好之後再做快速且正確的資料輸入。如果規劃的工作沒先做好,將來要做調整就很難,做事不但事倍功半,且會雜亂無章。所謂行政效率,重點仍須擺在中文輸入方面,輸入要講求快速且正確,更要講求人人都能夠快速且又正確地輸入中文,行政才會有「效率」可言。

  政府或企業在提高行政效率和推行行政電腦化的過程中,面臨到許多複雜的問題,其中最關鍵的就在中文輸入這個節骨眼上,如果無法讓每個人都能做到快速且正確地輸入中文,縱然有再好的程式,再高級的電腦設備,行政還是不可能會有「效率」。要讓每個人都能夠做最快速且最正確的輸入,問題在於你是否選對了中文輸入法。我們無法強迫員工去學習一種不容易學習的中文輸入法,也不能勉強員工學習一種不好用的輸入法。尋求一種易學又好用的中文輸入法,對於企業或政府單位來說,攸關整個行政電腦化的成敗,同時也影響整個國家或公司競爭力的提昇。

  處在這樣競爭激烈,瞬息多變的國際社會裡,講求工作效率極為重要。如果我們的公務人員,人人都能夠上機順利操作中文,而使用的不是「注音法」,可以肯定我們的國家是有前途的。我們重視的是他們用什麼方法在做事?而不是看他們桌上擺有幾部電腦。

  中文輸入法的瓶頸不除,中文電腦就無法普及化,國家競爭力將會大打折扣。行政電腦化是國家競爭力極為重要的一環,如果行政電腦化受阻,國家競爭力必然衰退。一般公司行號也一樣,公司行政不能電腦化,公司必然遭到淘汰,此乃時勢之所趨。行政電腦化的第一步,就必須採行一種「易學」又「好用」的中文輸入法,並且要全面的普及化。

劉重次

保護眼睛

  使用電腦的人口愈來愈多,電腦所帶來的災害也愈來愈嚴重,電腦傷害人體器官最嚴重的部位首推眼睛。在沒有電視之前,班上若有同學戴眼鏡,大家都會叫他「四眼田雞」。今天你若到國中或國小,叫聲戴眼鏡的人站起來,幾乎有一半的同學將會站起來。造成這種現象的主因,有人歸罪於現在的學生課業太重或教室光線不足,甚至有人說:現在學生甚少到郊外做遠視運動。其實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最主要原因全都發生在螢幕上。三十年前,學生課業不比現在輕鬆,教室的光線要比現在還差,從前的學生野外的活動時間或許比較多些,但也多不到那裏去。以前的學生近視若超過五百度,可說是無可救藥型的近視眼。時至今日,近視五百度只能算是小兒科。怎會有這麼大的差距呢?可以說全是拜螢幕之所賜!傷害眼睛的罪魁禍首就是螢幕!使用電腦卻要付出靈魂之窗受到傷害的代價,無論怎麼說都是不划算。如何做到既要用電腦又不傷害眼睛視力?幾乎是不太可能,但至少該可以做到讓這種傷害降到最低。這個任務有賴所有的軟硬體廠商,尤其是螢幕廠商、系統廠商、還有輸入法廠商來共同努力。

  根據臺北市教育局進行調查指出,北市國小剛入學的新生「視力不好」需要矯正的比例就高達三成。國中新生視力不良的比例更高,已高達五成,高中職更嚴重,達到了七成八。四十幾年前那會有這種現象?記得我上初中時,戴眼鏡的同學只寥寥無幾,如今卻已高達一半以上。這不是拜螢幕所賜,又會有什麼其他原因?

  電腦尚未普及之前,學生眼睛視力受損的原因很多,大部份是由於電視看得太多或是電動打太多。如今電腦時代來臨,我們無法勸阻學生少用電腦!也只能勸他說,打一小時的電腦最好要有十分鐘的休息,而這也僅是治標而不是治本的方法。

  根據國外研究文獻,電腦可能的主要危害以眼睛為最。操作電腦時,眼睛必須近距離注視螢幕,因此使用電腦對眼睛之影響成為大家最關心的問題。當你發現你的眼睛和螢幕的距離愈拉愈近時,你該注意了!你的眼睛視力已開始在受傷害。

  人的眼睛注視焦點的移動,角度若超過三十度,且移動的速度快而頻繁,時間又長,就很容易造成眼睛傷害。電腦螢幕的上下左右和眼睛所形成的角度都已超過三十度。許多中文輸入法並未考慮到這個因素,像注音法、詞句輸入法和一些智慧型的中文輸入法都犯有這種毛病。起先,眼睛會感覺痠痛,漸漸感覺眼睛不舒服會流眼淚,這時候就傷害到了眼睛!由心底開始對電腦產生排斥,自然而然與電腦漸行漸遠。還有一種傷害眼睛更為嚴重:看稿打字時,一般人是把文稿和螢幕各擺一邊,遇有選字時,眼睛移位到螢幕下端選字,當你選完字再回到原稿尋找剛剛打到那個字,在那一段?那一行?那個位置?這時候最傷眼睛了!選字次數越多,對眼睛傷害則越加嚴重!

  有些輸入法為了避開選字,採用自動選字的方式,我們稱之為智慧型的輸入法。它的正面效果,是不用你去選字,它會幫你選。但它所造成的負面效應也不少,尤其是在輸入名單、詩詞、經書、古籍等或在書寫報告時經常發生誤判。別忘了!修改和校正所耗的時間與精力是原來輸入時間的三倍以上,在做輸入時雖可獲得短暫的舒暢感,等你再修稿時,就知道那真是得不償失。尤其在修改或校正時,智慧型輸入法可沒辦法那麼令人稱心如意。如果有人要展示給你看,若只是輸入一般性文章,可能你會覺得很順暢,等碰到輸入一系列名單或是做修正時,麻煩就大了!你要探討一種輸入法的優劣,不能只片面看他的精彩演出,需要更深入一點探討,無論碰到什麼樣的文件,都要能夠很流暢且又很正確地輸入才是好用的輸入法,同時也要看他在修正時所要花費的時間和精神。回歸到原先所說,可以讓每一個人既能快速輸入又能正確的輸入法,並且在做校稿修稿時也能稱心如意,才能稱得上是好用的中文輸入法,輸入的範圍也不能專挑一般性的文章,應全面性地包括名單、詩詞、經書、古籍等等。若一味的在一般性文章追求正確性,碰到輸入名單、詩詞、經書或古籍時就會經常發生誤判,也不是一種好用的中文輸入法。

  智慧型的輸入法大部份都會附帶有一種可以自我訓練的學習功能,這個功能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是能夠依個人的習慣,將錯誤率再降低。壞處則是訓練過後的詞庫只能局限在自已的電腦上使用,若到了別人的電腦或別台電腦就不靈了。鍵盤輸入的智慧型輸入法就要帶他所建立好的詞庫跟著到處跑,如果是手寫或語音的智慧型輸入法,你一生都要隨身攜帶那些器具跟著跑,極為不方便。想讓你的電腦訓練到讓你覺得稱心滿意的程度,所要花費的時間也不少。你只須用一半時間就可以學好一種字根法,何不利用這些時間,學習一種易學又好用的「字根法」以永絕後患呢?

  由於用詞句輸入、智慧型輸入在做校稿或修稿時,尚有重大缺失,當輸入名單、詩詞、經書或古籍時仍有極大的瓶頸,因此,以「詞」為主的輸入法不甚可靠。以「字」為主,以「詞」為輔的主軸,才是中文輸入法的康莊大道。當你用到單字、詞句或自設字串混合輸入時,也要考慮到如果字和詞發生衝碼時,到底要先選字?或先選詞?當然,最好是字與詞完全分離,你只須將詞句的部份,多加一個辨別鍵,就可以把字和詞完全分離,再也不會有字與詞衝碼的問題了。

  還有一種輸入的輔助工具,就是關聯字詞的顯示,那也是嚴重傷害眼睛的一項功能。每當輸入一個字,螢幕上就跳動一次,螢幕的快速閃動,若只是少量的輸入不會有什麼感覺,如果那些方塊長時間在畫面上閃來閃去,對眼睛絕對是傷害。

  要分辨一種中文輸入法的優劣,絕不能單方面只看他輸入得是否順暢,更要看他在錯別字的修改或是在用字遣詞方面的調整,做得是否夠順暢。還有會寫不會唸或會唸不會寫的字,是否獲得合理的解決。甚至不會唸也不會寫而只知該字出處的,也應獲得合理的解決。

  此外,還可以用另一種尺度來評斷一種中文輸入法的優劣,當他在做中文輸入時,注意他的眼睛注視的焦點,是否必需經常移動。也就是說,看他的頭是否需經常搖動,你就可以看得出這種輸入法好不好用。若眼睛注視的焦點需經常大幅度移位的輸入法就是不好用的輸入法,眼睛注視的焦點不需經常大幅度移位的輸入法就是好用的輸入法。

  過去有很多人誤認「語音辨識」將可取代字根輸入法,現已證實無此可能。中文有同音異字或是同字異音的問題,可蒐集到的漢字已經超過七萬個字了,一般人若有五千個字唸得正確已經是挺了不起了,不會唸或唸不出來的字又該怎麼辦呢?還有,若須輸入的資料一多,用嘴巴唸口也會乾,喉嚨也會唦啞。生病時的語音又有些不同,還有鄉音重的人也容易造成輸入資料的錯誤。前已說過,錯誤率過高,校稿和修稿的時間又是原輸入時間的三倍,到頭來還是得不償失。其中尚有更嚴重的問題,當你在做校稿或修稿時,你用什麼方法來做修正?是不是又要借用其他方法?借用什麼方法?你會嗎?麻煩不麻煩呢?還要勞駕他人代勞嗎?一間辦公室若有多人使用語音輸入的話,此辦公室將無異於菜市場。(科技愈來愈進步,辨識率和辨識速度也會越來越高,在此領域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有意於此領域發展的廠商,建議他們:宜先從「傳令式」「有限範圍」或「特定物件」的方面著手。先找到合適的空間再做正確的投資,才不致白白浪費資源。)

  在這兒,插播一段笑話,當年黃季陸先生當教育部長時,部裡曾流傳一則笑話。有一次有人打電話到部裡找部長,電話接到部長室,恰巧秘書小姐不在位子上,黃部長就親自接了電話,演出如下的一段趣事:

來電:「喂!請您接部長好嗎?」
黃季陸回答說:「我就是不講!(部長)」。黃部長的鄉音很重,把「部長」講成了「不講」。
來電:「你怎麼不講呢?我要找你們部長啦。」
黃季陸有點兒不耐煩地回答說:「我就是不講啦!(我就是部長啦!)」
來電:「怎麼?您還是不講?我要找教育部長啦!」。
黃季陸更大聲地回答說:「我就是告意不講啦!(我就是教育部長啦!)」。
來電:「什麼?您不講也就罷了!還故意不講?您是什麼意思呀!」。
這位先生還想問個明白,不很生氣地問說:「先生!您貴姓大名呀?」。
黃季陸拉高了嗓子回答說:「黃季陸!(鄉音重=黃記囉!)」。
對方傳來暴跳如雷的聲音:「先生!怎麼連您自已的名子都忘記了?請您別再開玩笑了好不好,我是真有要事要找你們部長啦!」。

符號的輸入問題

  中文輸入法也應同時考慮到符號輸入的問題,有人說:符號輸入不屬於中文輸入法的範疇,符號的輸入不應是他們的責任。符號輸入是世界性共同的問題,不僅僅中文有問題,包括日文、法文、德文或英文同樣在符號的輸入方面都有問題。世界上現已存在的符號大約有一萬九千多個,尚不包括甲骨文在內,如包含甲骨文就接近兩萬四千個。中文要怎麼解決這些符號的正確輸入?個人認為也應交由中文輸入法廠商一併合理解決。

劉重次

只用二十六個字母

  輕、薄、短、小是科技的趨勢,已有甚多廠商開發出可上 Internet 的大哥大,掌上型電腦也逐漸流行起來了。未來使用於這種小型機種上的鍵盤,均以英文二十六字母為主。如果你學的中文輸入法超過二十六字母,則很難使用於這種小機種的電腦上,甚至無法使用。二十六字母是一般人所習知的英打位置,要用電腦,當然會用到英文打字囉!如果已經會英打的人,使用二十六字母來做中文輸入,更能得心應手。相反的,如果你不會英打而先學會用二十六字母的中文輸入方法,當你學會了中文輸入,同時你也學會了英文打字,不是一舉兩得嗎?有些方法,只用二十四鍵或十六鍵,只好加長碼數來做彌補,每個字最長為五碼以上或增高選字率。既有二十六字母鍵可用,理當充分運用這二十六個字母鍵。

  僅用二十六個字母鍵還有另一層的功用,就是做為排「序」之用。世界上公認可排序的符號也僅有兩種:一就是阿拉伯數目字 1234…… ,另一個就是英文的 ABCD…… 。中文輸入法也要用於字的排序,例如字典就必須排序。如果中文輸入法的鍵位超過二十六個字母鍵,很難做為排「序」之用,用阿位伯數字做為字典的排序亦不甚順暢,阿拉伯數目字只有十個,除非是加長碼數,否則,選字率或重複率將會極高。碼數過長或是選字率過高都不是好用的輸入法,故中文輸入法僅用二十六字母鍵方為上策。

國際化

  現今國際社會往來頻繁,多國語言的使用愈顯重要,不僅要認識中文、英文,還有很多人在學習日文。這時候,他也會用到日文的輸入。中國大陸有十幾億的人口,彼此間的往來將會更多也會更密切,假使看不懂對方的文字,那是極苦惱的事。無論是學習或來往,都免不了要用到電腦,一般人無法同時接受兩種以上的漢字輸入法,一種輸入法要同時能夠貫通這三種漢字,才是唯一解決之道。

  目前有很多的外國人學習中文,其學習阻力來自中文本身難學之外,外國人不會使用中文電腦也大大降低了他們學習的興趣,需要有一種適合於外國人容易學習的中文輸入法就顯得非常的重要。所謂的「國際化」,不僅要求一種漢字輸入法能夠貫通繁、簡、日三種文字。同時,也要求這種漢字輸入法,能夠讓外國人很容易學習使用,透過中文電腦的幫助,讓外國人把中文學得更好。

支援大字集

  漢字在許多國家都有其國家標準碼,日本有日本的標準,中國有中國的國標碼,韓國有韓國的標準,台灣有台灣的標準,還有世界的標準。各國標準碼都不一樣,有的說他們有八萬多個字,有的說七萬多個字。這些標準都應該要有相對應的漢字輸入法配合,才能叫得出這些字來。像注音法只能做到一半,有些輸入法還沒做完,一種好的中文輸入法就必須把大字集很正確地做完,以免留下後患。有如現在 Windows 2000 所支援的 Unicode 的 20902 個漢字,接下來會再擴充約 6500 個漢字也同樣用 2 bytes 的方式處理,尚有四萬多罕用漢字將會用 4 bytes 的方式處理。一種好的中文輸入法,最少應支援一種以上的大字集,等 Unicode 完全定案後,也一定要支援。不僅僅要正確地支援,且要讓每一位學會該輸入法的人都能很正確地叫出每一個字來。否則會像我國的戶政系統,由於使用的輸入法叫不出所要用到的字,誤認為該字集裡沒那個字,就曾經造了兩百多個同樣的字,最後還是要一個字一個字地對照,徒增整個系統與資料的錯亂。

  話說了一大堆,世界上到底有沒有這麼美好的東西存在呢?引述一段古希臘的神話說:世上最美好的事務,天神全都帶走了!留給人世間,只剩次美好的。我們要在次美好當中找到一種最好的來用,才是我今天所要表達最貼切也最誠摯的言語。中文輸入法要美得會冒泡?沒有!天神老早就帶她走了!

  中文輸入法是進入中文電腦的第一道門檻,建議所有初學者先選擇好一種既易學又好用的中文輸入法來學。學好了之後,再去上電腦課,將會得心應手且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否則,你邊學輸入法邊上電腦課,結果是兩頭落空。不僅課程跟不上,同時也會讓你的學習興趣消磨殆盡,有可能你就當了炮灰!由於學習中文輸入法不需先具備有任何的電腦知識,照樣可以把中文輸入法學得很好,學好中文輸入法之後再去上電腦課,你將如魚得水並能學以致用。

  中文輸入法既是你一生都要使用到的工具,因此,從一開始就要以極審慎的態度來看待,若從經濟學的觀點來看中文輸入法,這是一種「投資效益」的問題。無庸置疑,大家都希望以最小的投資,獲取最大的利益。當然,你也可以不投資!假使你想用「注音法」做中文輸入,你不必學習就能夠做輸入,因為你已經學過,但使用後所須付出的代價卻更高。「注音法」不僅沒有效率,且會傷害你的眼睛視力,不會唸的字,又輸不進去,一個人一生當中,不會唸的字實在太多了!還有一種較早期的方法,這種方法雖然免費,但是你要花大把的時間和金錢去參加培訓,卻得不到好的效果,久不用又會忘記,這就是最典型投資大而效益差的輸入法。理想的中文輸入法,投資要小獲益要大,也就是說:只要花很短的時間學習,就能夠做好中文輸入。不僅如此,還要能做簡體字輸入,也要能做日文的輸入,更要「易學難忘」才符合經濟學上「投資最小,效益最大」的原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