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推薦




楊曜檜

一、前言

  以前高中的時候,從來沒有接觸過電腦,所以也就沒有注意輸入法的問題。後來上了大學,要交報告,不得不學一種輸入法。可是在這輸入法的茫茫大海中,我實在是不知道選什麼輸入法好。大易、倉頡、拼音……等等,不勝枚舉。可是究竟哪一個可以滿足現代人的需要,容易學,又不容易忘才能算是一個好的輸入法。像倉頡,雖然目前滿普及的,但是難學,而且又容易忘。

  我的一個朋友就是這樣,以前就是用倉頡的,經過苦練,很快。但後來結婚之後,一段時間沒碰電腦,最近因為某種需要而要上網查資料,結果發現自己倉頡的拆碼幾乎都忘光了!於是我就想有沒有一種輸入法歷久不忘,又可以高速輸入;像注音輸入法雖然可以歷久不忘,但是…卻有一個致命缺點:沒 有 效 率!此外,又要把ㄅㄆㄇㄈㄉㄊ……ㄠㄦ的鍵盤位置全部背起來,試想?光是背了英文鍵盤的位置還不夠嗎?在今天這個重視效率的時代,到底有沒有一種輸入法可以是

(1) 跟英文鍵盤是吻合的,不用另外再背,且練習打中打的同時,也還可以練到英打。
(2) 易學、難忘、又容易普及,不要像倉頡一樣要背各式各樣的字根,又易忘。
(3) 選字率低,不會傷害眼睛!像我這種近視很深的人,注音這種高選字率是簡直要我的命。

  當然除了以上列出的幾點,一個好的輸入法還有更多要具備的,不過上述是最基本的,如果任何一個輸入法沒有辦法達到以上需求,容我直言,在這競爭激烈的時代,它遲早被要逐漸淘汰!

  後來,在種種的考慮下,及朋友的建議下,我終於選擇『嘸蝦米』作為我一生的輸入法。不過剛開始我連英打都不會,所以我就先從英打開始練起,也因此順便學會了英打,真是一舉兩得!不久,我就開始學嘸蝦米了,不過由於我太急於猛進一剛始就上機操作,而效果非常不好,後來我遵從劉重次在他的大作裏所說的,先把拆碼練熟了,再上機操作。而開始體會打字的樂趣。不像以前,我很討厭打字,非不得已打字時,也只好用注音慢慢的打,一分鐘還竟不到四個字,令我非常洩氣。直到遇到嘸蝦米,我才真正的認識什麼叫輸入法,更而認識中國文字的結構。你可能會問說:『太誇張了吧!什麼叫認識中國文字的結構?!』再解釋之前,我先講一段我不久前才看到的新聞,是說越來越多的中國人都忘記中文怎麼寫。一位原住在上海的電腦工程師說,「由於目前文字都交給電腦來處理,反而中文都不知道怎麼寫了。」但是嘸蝦米的使用者卻不用擔心這問題,因為我們的嘸蝦米正是標准依照中文拆字的一種輸入法,學了嘸蝦米還可以複習中文字怎麼寫,真是不可思議。說來也巧,我以前中文常常寫錯,自從學會無嘸蝦米以後,呵呵,反而連寫中文字的錯誤都減少了呢!我的老師還特別把我叫過去,問說:你以前是班上錯字最多的,怎麼現在變成班上錯字最少的呢?你是不是有私下苦練?我就回答說:「因為我最近在練習中文輸入法!」老師就更驚訝,說怎麼會跟輸入法有關?經過我一翻解釋,老師直說好神奇,這麼好的輸入法,我也要叫我小孩學。」

  又過了一段時間,我基本的拆碼已經會的差不多了,於是就上機操作,可是令我失望的是,速度並沒我理想的那麼好,才二十多字。後來我去看醫生,醫生說我手指發育的不太正常,能一分輸入二十字就算非常好了。我聽了非常灰心,因為我的目標是至少是一分三十字以上。但由於我的先天缺陷而受到限制。我本以為我沒有希望了,然而有一天我發現在劉重次著的《嘸蝦米輸入法》的後面有提到「簡速字根」,我簡直欣喜若狂!於是從那天我就開始運用簡速字根,剛開始我覺得很難,因為簡速字根有很多書上都沒有說明它們碼的由來,而一度想放棄。但是後來轉念一想,書上沒說,我可以自己去發明研究呀!結果,不但覺得有趣而且也有一種成就感。

  而後,在我運用了簡碼之後,打字速度竟然一分鐘爆增成五、六十字左右。當時我簡直呆掉了,呵呵,因為我以前聽一位用倉頡輸入法的高手說,要一分鐘進步成五十字以上非天天苦練至少一小時而大約半年後而可達成。可是我一星期才練不到一小時,竟然也可在短短地三、四個禮拜就達成,真是太不可思議了!我想這不是我天才的關係,因為從小我的頭腦就不好,由於我是早產兒的關系,醫師說我的頭部還沒發展完全,因說智商比常人稍差了一點。可是我這個笨蛋,手部又有點殘障的人竟然可以在幾星期之內就一分鐘打五、六十字,除了說這個嘸蝦米輸入法不可思議外,也不知該說什麼了…

  不久,我上了大學,學校有一門課叫做「中英文輸入法」是必修的,裏面教的是倉頡。同學學習的意願非常低,因為倉頡碼雖然說也是拆字的,但是實際用起來發現字根跟字本身差了好多。好多字你根本不會想到是怎麼拆的,可是它就是這樣拆,沒什麼規則可以遵循。於是我想,何不向校方建議改用嘸蝦米輸入法呢?剛開始他們認為沒有什麼必要更改以前的傳統,但是在我日夜地奔走下,漸漸地也有一些同學願意跟我一起響應。後來,在經過一陣子努力之後,淡江大學終於以「嘸蝦米」作為中英文輸入法裏的中文輸入法教材。真令我感到欣慰。因此現在的淡江大學所教的是嘸蝦米而不再是倉頡了。這是我一生最有成就的事:我讓二岸三地人數最多的大學院校(大約二萬多人接近三萬)徹底地採用嘸蝦米教學。當時我真的是很高興。





TOP